倪海厦:生死大限

倪海厦:生死大限

题记:倪师言语虽有极端,但仔细思考也未尝不无道理、不知死,焉知生。生死之命有时有命有时在己。

 

生死大限的问题,直到今日为止,很少人能够真正的去讨论它,也因为如此才让西医有可趁之机,因为大家都不知道我们可以活多久,中医学中有许多我们可以依照的诊断方式,用之来判定病人的生死大限,还有中国文化中的算命学也可以算出一个人的生死大限,于是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须要去知道它呢?

我研究算命多年来发现到一个很好的问题,就是生死大限的问题,每次算到这人的大小二限相逢时,在算命的立场,我可以知道此人大限已到,结果此人真的就死了。

 

我把因为意外而死的删除掉,专门研究因病而死的人,就发现原因有二

其一、是过去我国因为交通不便,信息不发达,所以很多人因为生病而没有得到好的照顾,因此就按照命走,该死就死了。

其二、是现代,今天有许多人都在吃西药,也就是说如果你只相信西医,结果就是该病死的就病死的,因为命该如此所以就如此死翘翘了,如果中华文化就仅只于此,也就没什了不起了,但是我们还有所谓的运,而运就是掌握在你的手上的绝对关键。

 

值此生死存亡之际,一般人如果选择了西医,就必然按照命走了,选择了中医如果是找错了找到了南方温病派的中医或是找到中皮西骨的中医师,结果没有两样,该死还是死了,我常说英年早逝的后面隐藏着多少人间悲剧,我看得到摸得到感同身受,也因为如此我非常不想当医师,因为每次我知道这病人不须要死,但是我无法说服他停止吃西药,停止做化疗等,眼看着病患因自己本身的愚昧与害怕而死,值得吗?

 

这时把八字拿出来一看,居然就是此人命中大限已到,才会听不进我的建言,也有病患得到同样的病,但是脑筋清楚,不但按照我说的去做,根本是完全听我的话去做,于是就躲过一劫,此时把他的八字拿来一看,结果也是大小二限到了,而他会听我的最直接原因是受到家人的鼓励(命中带贵)。

?

我常在深夜时刻埋首静思,这命的力量居然如此之大,我很清楚的看到大限已到的病患所做的自己以为是对的决定,事实上真的是在找死,于是就被西医杀死了,我想救都无法救回来。

 

目前无论是中西医师,同时会算命的为数很少,我是其中一位兼懂算命的中医,因此我看到了一般医师所看不到的事,所以当众人皆被命所控制捉弄时,我却独醒着望命兴叹,也因为我看一件事的角度与别人不同,所以当医师对我来说是件非常痛苦的事,照理说我每天门诊病人都排得满满,应该很高兴才是,可是我并不快乐。

 

我会想其它医师在干什么,为何我在美国的一个小镇开业,病患却来自各州,这说明了医疗水平有问题,我使用我国最古老的针术与经方,挽救了许多大限已到的病患,但是双手能够救多少呢?

我简单的归类我面临到的问题,给读者想想看:我区分为三类,就是

先知先觉,后知后觉,不知不觉三种。

 

第一类:先知先觉型—这类人不需要去研究医学,只须要观察就知道了,他们看到癌症病人死去,会想到这病人在接触开刀化疗之前还好好的,能吃能喝能拉能睡,一经西医告诉他们得到癌症时,就从当天晩上开始失眠了,饭也吃不下去,完全没有生活快乐可言,每天恶梦不断,觉得人生苦短,一切发生在身边的美好事情,瞬间都变得枯燥乏味了。

 

这类人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从一个病人第一天被西医告之他得到癌症开始,直到死之前身体日渐衰败,每天都惊恐发抖直到死的那一天为止,于是就产生疑问,这疑问就是病人到底是真正病死的,还是被吓死的,还是死于开刀化学治疗或是放射线治疗?

 

倒是看见许多老人,一生不去西医院做体检,一生不吃西药,他们根本不想知道身体状况如何,因为感觉身体并无不适感,为何要看医生呢?

结果反而长命健康,每天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享受人生每一个美好的时刻,这类先知先觉的人,因为与生俱来的智慧,他们可以经由观察而得知病不会死人的,所谓病人死亡根本就是因为病人过度惊恐心情受损,再加上开刀耗损体力,化疗伤害身体使原本不胜负荷的体力更是雪上加霜,等到耗尽金钱与体力时,自然产生了厌世感,于是心理上已经放弃求生存的意识,如此才过世的。

 

如果从一开始病人根本不知道他生病了,当然也不会有开刀化疗等伤害,那么他可以活多久呢?这问题只能从已经发生的案例得知,病人绝对是死于极度恐慌的心情与不必要的开刀跟没有用的化疗上。

 

所以先知先觉的人就了解人的生命是有限的,长寿短寿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生活要有质量要没有恐惧害怕,这才是他们追求的。与其病奄奄的等死,还不如开心的过过享受有限的生命,也就因为了解西医杀人的过程,于是就远离西医了。

 

第二类:后知后觉型—这类人最可怜了,因为自己的无知而盲目的相信西医是科学的,一切按照西医的指示做,每年体检,按时服药,标准的乖宝宝型,直到有一天被告之得到癌症了,于是就乖乖的听从西医的指示接受一切西医所说的存活率治疗法。

 

每天抱着希望自己是那存活率中的人,一直等到西医有一天跟他说癌症扩散了,治疗无效了,才想通走错方向了,于是在死前告戒子女西医学是无用的,而且在其治疗过程中是极端痛苦的,完全没有生活质量可言,以后不要再犯同样的错了。

 

以上二类人是可以知道西医学对于外科是有帮助的,但是外科不是病(Disease)是受伤(Injury),身体受到意外伤害时由于本身的自愈功能,所以恢复很快,西医只是在旁助了一臂之力,谈不上是在治病的。

 

第三类:不知不觉型—我可以分成两种就是无知笨蛋型与麻木不仁型,所谓无知笨蛋型,就是根本不知道有中医存在的笨蛋,他们心中只有西医才是医学其它都不是正统医学,因此这类人在被西医宣布得到癌症时就俯首就擒,任西医摆布到死,死前只怨自己命该如此,又能怨谁呢?

 

大限到了,只有唉声叹气的份了。再来就是麻木不仁型,这是最差的一型,有许多是西医有许多是中医,他们自知无法治疗病,但是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无法治疗疾病,看到其它医师能治疗疾病,不但不向这些良医去学,反而打击这些少数的良医.

 

这种连自己可以做多少都搞不清楚的西医与中医大有人在,看到病人快死了,只能安慰病人,仍然紧抓住病人不放,直到病人死亡为止也不介绍良医给病人,这种毫无仁心的中西医师就是这麻木不仁型

 

另外有许多是一般人士属于此型,他们从未感受到病人面临生死时刻的感受,就算是西医所谓绝症是发生在自己或是亲人身上,他们直到死为止都笨到认为自己替科学做出贡献,所以死而后已,死时可能还认为有重于泰山的份量,遇到此类不知不觉型时,简直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因此这型人无论是专业人士或是一般人士,都是大限一到就该死就死掉了,从生到死从未清醒过。

 

读者使用这分类法观察一下你周围的人,就可以了解到人心的善恶愚昧与智慧了,我中华文化的伟大处就是我们知道有运是操之在我手.

 

运就是关键的时刻,掌握住这关键时机做出最正确的决定,就是运,所谓命好不如运好,运好的人都能逃过大限,都能开心到老,子孙满堂,能知运的人就是智者

 

目前我有太多的案例将病人自死亡边缘救回来,都是拜经方之赐,其实我个人认为只要是真正可以救人的,我们都应该鼓励,就像今天的中时新闻介绍了徐明使用催眠术将植物人唤醒过来,这何伤大雅呢?

 

这是好事,但是西医就妒嫉吃醋,说他不科学不正统,这些不知不觉型的人差到家了,就算今天他们是植物人被他唤醒,他们也不会说他好的,大家说这是什么想法呢?

 

我在挑选人纪班学员时,都会问如果你学到很好的医术,你会什么人都救吗?

大家回答的都很好,我都接受,但是我告诉大家这第三类不知不觉型的人,不救也罢,把他们救回来只会多了一个敌人而已,无助于这个世界的,这些只会害人的人,就让他们替自己做出他们认为是最好的选择,不须要去说服他们相信中医.

 

将来这世界上必然会相信中医的人远多于相信西医的人,因为这些人都被他们相信的医学斩杀尽了,存活无多,许多即使大限未到的,也都提前到来,因此必将会有如此结果的。这绝非我所乐见的,但是却是大自然界物竞天择的结果。

 

分享到 :
相关推荐

倪海厦黄帝内经-第八节 子宫肌瘤与月经

第八节?子宫肌瘤与月经地道不通,形坏而无子。地道就讲的女人的妇科的器官,49岁[&h...

倪海厦-《黄帝内经》视频学习笔记-生气通天论02

人体如何定义阴阳?“阳畜积病死,而阳气当隔。隔者当泻,不亟正治,粗乃败之”腑&#[&...

倪海厦人纪针灸第二章针灸穴位丈量方法

倪海厦人纪针灸第二章针灸穴位丈量方法(1-00:49:46)我们进入倪海厦人纪针灸[...

梁冬对话倪海厦-中医四诊“望闻问切”

“望闻问切”中医的“四诊”是最基本的一个功夫,也是最深的一个功夫。所以你要深入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