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遇涨了,设备齐了,“出走”的村医回来了

待遇涨了,设备齐了,“出走”的村医回来了

本报记者 董小杰 郑艺姝

特约记者 徐陆锋

今年3月,福建省南平市光泽县止马镇双坑村村医吴小群,收到了第一笔基本工资2000元。按照聘用合同,他算了一下,一年收入至少能有4万多元。吴小群的村医生涯终于迎来了“第二春”。

2013年,迫于生计,吴小群“出走”了,离开了坚守10多年的村医岗位,一家人到厦门市谋生活。他这一走,村里人都急了。“村里不能没有医生!”村民向村委求助,村委向镇上反映,镇里向县里汇报。最后,县、镇、村一年补贴五六千元给吴小群,并做了大量思想工作,这才把他“拉”了回来。但回归后的吴小群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的,经协调,他在镇卫生院找到了一份兼职,勉强维持生计,想要“出走”的心暂时安定了下来。

吴小群的窘境,是过去光泽县众多村医生活状况的一个缩影:既无基本待遇,也无养老保障;干的工作越来越多,收入却有可能下降。光泽县取得乡村医生资格证的村医有161名,其中31名放弃做村医选择外出打工,而剩下在岗的130人中有一半以上需要半医半农才能勉强维持生计,只有约20%的村医能完全依靠行医收入满足基本生活需求。

村卫生所的境况也十分糟糕。大多由破旧的居民楼改建,诊室条件简陋、药品品种单一,医疗设备停留在“老三样”。止马镇排下村村医王有德介绍,过去村卫生所就开在村头废弃的平房里,三四十平方米,村民前来就诊,对糟糕的环境多有埋怨。遭埋怨的还有村医的执业行为,村医自行采购、买卖药品,村民担心他们靠卖药赚钱,而村卫生所又没有开通医保结算,村民看病负担不小。

待遇涨了,设备齐了,“出走”的村医回来了

为打破“城里看病路远不便,村卫生所看病不放心”的两难境地,光泽县政府克服种种困难,推进乡村卫生一体化服务管理工作,综合服务人口、服务半径和交通便利等因素,投入建设了75个一体化村卫生所

县财政局每年预算安排410万元作为一体化村卫生所运作专款,保障卫生院聘用乡村医生的基本工资和水电、信息网络等费用。

乡镇政府配套180多万元为村卫生所配齐基本医疗设备,行政村出资375万元对村卫生所实行分批次的房屋标准化改造建设。所有一体化村卫生所业务用房面积均在60平方米以上,设有诊室、药房、注射室、观察室、资料室等,电脑、电视、打印机等设施一应俱全。

得知县里有这样的好政策,一些卫校毕业生纷纷来到村里,当起了全职村医。

更让村民高兴的是,64个一体化村卫生所已开通医保终端服务,实现了医保定点实时结算,与卫生院一样同步落实一般诊疗费政策。此外,村卫生所基本药物由卫生院统一参加全省基本药物网上集中招标采购,并全面实行药品零差率销售,不得自行加收药事服务费。

从半农半医却依然留不住的村医到主动到岗的全职村医,从破败简陋的诊室到规范化的村卫生所,从看病难、看病贵到村里就医也能享受到医保报销的实惠,这些变化就是光泽县群众就医获得感的生动体现。

(摘自《健康报》9月3日新闻版,原标题:“出走”的村医回来了)

本期编辑:姜天一 张漠(实习) 校对:张灿灿

分享到 :
相关推荐

在岗、离岗两部分村医养老问题,政府解决了

来源:江西省人民政府整理:基层医师公社刘小琳10月21日,江西省人民政府公开对[&h...

河南村医集体辞职敲响了什么警钟?

梁嘉琳/文本周,针对“河南省通许县朱砂镇36位村医集体辞职”,国家卫生健康委新闻发[...

带着良心行医:张勉

“他给我们的感觉就是踏实、放心、舒心,有个词叫精进,我觉得非常适合他;我们都亲如一家...

农村卫生信息变革进行时

近年来,在江西省抚州市,农村地区的医疗卫生正在发生一场以信息为中心的变革。通过管好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