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医有了“新身份”——重庆探索“乡聘村用”稳定乡村医生队伍

图片[1]-村医有了“新身份”——重庆探索“乡聘村用”稳定乡村医生队伍-村医网

重庆市永川区何埂镇玉宝村村医胡啸(左)在村民家中问诊。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

村医稳,农村医疗才能稳。近年来,重庆部分区县探索“乡聘村用”乡村医生,将村医身份从“个体户”变为“单位人”,有的地方实行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一体化管理,逐步破解村医职业发展、养老保障等政策难题。基层反映,要通过“乡聘村用”真正让村医招得来、留得住、能发展,还需要编制、财政等完善配套政策,合理分摊改革成本,推动乡镇卫生院改革。

从“个体户”变“单位人”

一段时间以来,村医队伍面临着“半医半农”的身份尴尬,“新人难进、老人难退”现象突出,村医收入总体偏低,学医的年轻人不愿到农村基层工作。当前,由于缺乏养老保障,不少村医年老后仍在执业,不愿退出。在重庆,60岁以上的村医占比超过了两成,为农民提供医疗卫生服务的能力相对弱化。

为提高村医职业吸引力,夯实农村医疗卫生网底,近年来重庆部分区县探索“乡聘村用”村医管理新体制,逐步实现乡镇卫生院对村卫生室人、财、物一体化管理,将村医从“个体户”变成“单位人”,保障待遇、配齐团队,一定程度上解决村医养老等问题。

重庆彭水县一些偏远行政村由于条件艰苦、收入低,村医招人留人难,出现了村医服务空白村。“按照‘乡聘村用’的原则,县里拿出乡镇卫生院事业单位正式编制招录村医,先后补齐了19个偏远行政村村医岗位空白。”彭水县农村卫生管理中心主任张维龙介绍。

渝黔交界处的彭水县大垭乡木蜡村,村医蒋李娟在此已执业3年多。“木蜡村山大沟深,常住人口只有六七百人,如果像‘个体户’一样当村医,一年医疗卫生服务收入可能只有两三万元。”蒋李娟说,“乡聘村用”的好处是让村医有了编制身份,待遇有保障,如今把基本工资、绩效奖励、公共卫生补助等算在一起,一年有近10万元收入,大大提高了职业吸引力。

前不久,木蜡村三组有两名村民在烤烟房干活时,突发中毒缺氧。一个电话联系上后,蒋李娟赶紧上门急救。“因为抢救比较及时,两人都转危为安了。”在农村基层,来找村医看病的,大多是感冒、咳嗽、皮肤瘙痒、消化不良这样的常见病和一些突发伤害,村医岗位的存在,让基层群众在求医看病方面得到了切实的方便。

“乡聘村用”不仅解决了招人留人的问题,还为村医队伍的延续、更新创造了条件。在重庆,不少老年村医之所以不愿意退出,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养老保险没有跟上,不继续行医很可能就失去了经济来源。重庆垫江县乡镇卫生院正式编制紧缺,就利用编外聘用的方式实现“乡聘村用”。签订聘用合同后,垫江县太平镇九龙村村医唐超成为镇卫生院聘用职工,有基本工资、绩效收入,医院还为他购买了养老、医疗保险,不用再为退休发愁。年轻的村医“顶”上来后,基层村医机构的服务能力也得以保障。

团队合作让农村医卫

“有人干”“干得好”

过去村医执业,更多是在农村基层“单打独斗”,成长空间有限,能力提升困难。重庆部分区县推广“乡聘村用”后,实行镇村一体化管理,将村医纳入乡镇卫生院规范化管理范围,医疗、公共卫生实现团队合作,有助于提高服务群众的能力。

重庆九龙坡区乡镇卫生院为辖区内的村卫生室配齐了心电、影像远程会诊系统,可以实现“村检查、镇诊断”。“村医就是镇卫生院的职工,与其他专业科室医务人员沟通很方便。”在九龙坡区西彭镇迎新村,村医尹荣举说,如果遇到急诊患者,在远程会诊的帮助下,村医可以及时处理,为患者转送上级医院争取了时间。

在农村基层,村医不仅要看病开药,还要为常住人口建立健康档案,对慢病患者、孕产妇等重点人群提供公共卫生服务。部分公共卫生服务项目专业化要求高,需要团队配合。

“实行‘乡聘村用’后,乡镇公立医疗机构可以直接调配村医资源,也能提高村医干公卫的积极性。”垫江县坪山中心卫生院就制定了绩效考核方案,专职干公卫的村医薪酬待遇有了保障。

待遇上有保障,村医干公卫更有动力。在坪山镇百兴村,长期的走村串户让村医胡志强对村里100多名高血压、糖尿病患者情况基本做到了心中有数。在随访时,他发现70多岁的村民兰贵萍血压明显偏高。“老人平时吃药不规范,血压控制不好。这次发现问题后,我马上建议她到医院去治疗,可不能等出了问题才‘乱投医’。”胡志强说。

合理建立成本分担机制

村医扎根基层,是农村公共卫生、医疗服务的重要提供者。业内人士认为,通过“乡聘村用”解决乡村医生身份问题,助推村医职业化,是实现这一群体稳定发展的重要途径。推广“乡聘村用”机制,一方面要适应乡村人才振兴的需要,将更多编制资源向基层倾斜,使乡镇卫生院有更多空余编制聘用村医;另一方面也要建立改革成本的合理分摊机制。

记者调研发现,目前乡镇卫生院收入来源有限,保运转压力较大,如果每年因为“乡聘村用”多增加一大笔村医人员经费,推进“乡聘村用”积极性会明显降低。重庆有的区县曾测算,如果要将村医全部纳入“乡聘村用”范围,乡镇卫生院一年要多支出近两千万元,负担很重。基层建议,区县、市级财政应按一定比例对“乡聘村用”村医购买养老、医疗保险等支出给予补助,合理分担成本,打消乡镇卫生院的顾虑。

此外,过去乡镇卫生院与村医在医疗执业上没有直接联系,村医出现责任纠纷由自己承担责任。而实行“乡聘村用”后,村医成为乡镇卫生院聘用职工,医疗风险需要共担。业内人士建议,应探索建立乡村医生执业风险化解机制,以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为村医投保医疗责任险,合理分担医疗风险。

记者 李松 重庆报道

来源: 经济参考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我是村医的头像-村医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