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女村医:边境行医7年,从被嫌弃到被信赖

云南澜沧县酒井乡岩因村坐落在云南边境上,附近就是有名的“金三角”。村里一共8个寨,最远的寨子离村卫生室有10公里。

这里一共有1868位村民,2位村医,一辆摩托车。去年水泥马路没有修好之前,泥泞的黄泥车轱辘印子连接着村民与村卫生室2位村医。

晚8点,刚骑完1公里摩托的钟丽萍回到由村学校改造的村卫生室。不管多晚都要回到村卫生室住,这是村医们代代沿袭的习惯,“为晚上来看病的村民留一盏灯,这样他们心安。”

2014年从普洱卫校毕业之后,钟丽萍并没有像村上很多年轻人一样,早早就外出打工,相反,她选择回到村上,做一名村医,她说:“没想别的,当初村上少村医,我就回来了。”

640-1

钟丽萍(左一)在给村民看病

村医条件艰苦,少有人愿意干,偏远的少数民族地区,招村医更是成了当地医疗机构的一大难题。钟丽萍的到来,恰好补足了岩因村村医的缺口。

最初回到村里,钟丽萍是由姨妈带着。作为服务了20多年的老村医,姨妈在当地的声望很高,村民们来看病会优先找姨妈,因此,钟丽萍很长一段时间都被“晾着”,村民甚至说:“我不要她给我看病,太年轻了,又不懂什么。”钟丽萍再三解释,也无济于事。时间久了,生性乐观的钟丽萍也就不多想,依旧是每天在村卫生室给姨妈当助手,直到到去年,姨妈退休。

图片[2]-26岁女村医:边境行医7年,从被嫌弃到被信赖-村医网

为村民们送医药保障

单飞的鸟儿,要穿越风雨,最大的考验在自身。

钟丽萍记得,有一次一个两岁左右的孩子高烧不止,家人把他抱来了卫生室。钟丽萍给孩子打了针之后,孩子因为高烧发生惊厥,晕了过去。当时,村卫生室只有钟丽萍独自面对着两三个家属,大家都慌了手脚。“当时真的害怕,怀疑自己是不是用错了药,怀疑是不是自己的问题,想着要是有姨妈在就好了。”

好在后来孩子醒了过来,钟丽萍翻阅教科书也证实自己没有用错药。但是钟丽萍面对家属依然很愧疚,她觉得如果当时自己再镇定些,给家属一些信心,可能他们就不会那么慌张了。

这次事件之后,钟丽萍又报考了执业药师的考试,开始每天傍晚上补习班。她说:“村民是信任我们,才来找到我们看病,我们更应该夯实自己的专业技能,不能辜负了这份信任。”

这座边境上的小村庄,聚居着多个少数名族,人员构成复杂,医疗工作开展也极为艰难。面对生活习俗不同造成的诸多矛盾,钟丽萍总是带着腼腆的微笑,耐心去解决。烦恼的时候,她就告诉自己:“来看病的人已经深受痛苦折磨了,我如果再丧着脸,他们就更加难受了。”这样日复一日的坚持了近7年时间,钟丽萍的勤劳、踏实终于赢得了村民信赖。而信任一旦建立起来,就是一道天然的防火墙,足以抵挡一切困难。

去年,钟丽萍的姨妈退休了,她便成了村卫生室的独苗,最高峰的时候一天要接诊40多个村民,一年到头忙得不可开交,几乎没有时间休息。村民们似乎也理解了她的难处,即使开处方、打针、发药都有延迟,村民们也不催促她,甘愿等待。慢慢的,一些相熟的村民开始不去附近的卫生院看病了,宁愿留在村里要钟丽萍治疗。

钟丽萍回忆起与村民相处的点滴,也如数家珍。不久前,她参与了“最美村医”的评选活动,就想让村民帮她投票,谁知很多人却不愿意,问及原因他们说,“我们不投,投了你就要走了,那我们怎么办?”这让钟丽萍心中既无奈又自豪。

640

钟丽萍(上一)

总有人觉得村医的生活远离繁华,蹉跎青春。钟丽萍却始终保持着回村时的那一份真挚与单纯,她说:“能够守护每一位村民的健康,一切都值得。”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我是村医的头像-村医网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